辣鸡碧空在线咕咕咕

其实我乃未来人是也……

【羡遇】末日极限生存

  我居然又更新了!

  是没有病毒没有丧尸没有机甲虽然名字牛逼但是一点也不极限的我流末日paro。(假的标题)

  是日常向的也是奇迹般的末日求生。

  文笔欠佳且ooc严重请多多包涵!

  
——————华丽丽的分界线——————

  
        是末日到来的第七天。

  寂静的街道,沉闷的空气,忽闪忽闪的路灯。从小巷的深处偶尔传来一两声野狗的哀嚎,乌鸦拖着黑色的尾巴站在早已失去叶的枯枝上鸣叫。

  何遇拖着沉重的步伐,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看到了自己之前常去的便利店,那个会为了五毛钱而跟客人发生冲突的老板,已经抛弃他的店不知去向,那些货物就在货架上摆着,被拿走了不少。

  也不知道老板是否还活着。何遇这样想着,走进了商店。

  他从货架上拿下两瓶矿泉水,又拿走一袋面包,然后向收银台走去。店里安静的就像某个夏天的午后,只是老板没有坐在柜台后捧着半个西瓜,柜台也被人砸了个大洞。

  天色渐暗,何遇略加思索,决定就在店里过夜。他顺着货架缓缓坐下,然后掏出了手机——有信号,但是任何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不知道师兄师姐怎么样了,不知道莫羡怎么样了…

  末日来临的太过突然,简直就像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风雨。只不过这场“雨”,带走了许多人的生命。

  树木在一瞬间就枯萎了,叶子漂浮在空中,缓缓化作了光粒。

  人也是这样消失的,宛如游戏落败退场一样的消失,像融合在春阳里的冬雪,却一点也不美好。

  没有将死之人像小说里那样,在这最后一刻打着电话,对电话另一头的人,或自己身边的人诉说自己从未说出口的感情,他们的表情大多都是疑惑、惊恐、想要活下去。

  还安然无恙的人则疯狂的跑着,生怕这种“病毒”殃及到自己。

  何遇找到一个脏兮兮的枕头,将它搁在膝盖上,然后把头靠上去。他闭上眼,在自己的思绪中入眠。

  是末日到来的第九天。

  莫羡背着一个包,安静的注视着街上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

  他不指望会有车在他身边停下可以载他一乘,在这种情况下,谁都想着自己活下去。

  街角的自动售货机的门不知道被谁卸了下来,于是他把里面仅剩的几瓶水装进了包里。

  幸存者应该有不少,莫羡判断着。

  末日来到的时候,他正在图书馆里自习。

  他坐在白色的椅子上,手里捧着咖啡,从落地窗里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在消失。

  图书馆里的人瞬间少了一大半,幻化成的粒子飞散着,馆里满是惊慌失措的大叫、呼喊。

  街上偶尔可以看到行人,莫羡试着去搭话,结伴的人语气里满是拒绝,落单的人语气里满是怀疑。

  莫羡叹了一口气。

  救援队是不会来的了,怎么活下去还是要看自己。

  沿路的店铺门都大敞着,莫羡一路走着,搜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何遇从便利店里找了一个小包,把里面塞满了水、罐头、面包,然后找了一根防身的木棒,他打算去找一些活下来的人。

  他从便利店里走出,看着毫无生机的街道,万分惆怅。

  他迎着刺眼的阳光走了好久,路上有野猫衔着死鸟的尸体跑过,但就是没有人。

  出发前的信心慢慢的被消磨殆尽,何遇迈着疲惫的脚步,慢慢的走过不知是第几条街的拐角。

  何遇仔细的分辨着路标,认出这是通往图书馆的路,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走到了这里。

  何遇的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呼唤。

  这声音他在熟悉不过了。

  莫羡老远就看到了何遇了,他无精打采的走着,样子就像游戏连跪10局一样。

  他有点想打趣何遇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有很多话堵在喉咙里想说,最后却只是轻轻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何遇。”

  然后莫羡看到对方惊喜的回过头,眼里的光如烟花般绚烂。

  何遇像莫羡扑过来,将他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莫羡愣了愣,然后搂住了何遇颤抖的身体。

  何遇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想放声大哭。

  莫羡把手握成拳头升到何遇面前,然后在何遇疑惑的眼神中缓缓将拳头张开,一颗巧克力糖正躺在他的手心。

  莫羡轻声说道:“能够活下来是幸运的,别哭,笑。”

  何遇愣了愣,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接过了糖:“还可以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眼角的泪在笑容中顺着脸颊滑落,莫羡抬手拭去何遇脸上的泪水。

  “走吧。”莫羡心里明白,这种时候换谁都很难笑出来。

  不过,他还是希望何遇能够笑起来,他喜欢看何遇笑起来的样子。

  落日的余晖褪去,天空染上了夜的漆黑。几颗星星点缀在昏黄的月亮旁发出黯淡的光。

  莫羡从包里拿出了手电筒,白色的光照在漆黑的街道上,两个人的脚步在空荡荡的街上回响。

  “去图书馆吧。”莫羡说。

  如果不是街上空无一人,何遇差点就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周末晚上,他准备和莫羡一起去自习。

  图书馆还亮着灯,突兀而又诡异。

  走在阶梯上的时候,何遇抓住了莫羡的袖口:“我有点怕。”

  莫羡握着手电筒的手有些颤抖,平时一分钟不到就能走完的阶梯,此时却如此漫长。

  图书馆里就想往常一样安静。

  里面的三两个聚在一起的人用敌意的眼光看着他们。何遇想说什么,被莫羡拉住了。

  “越解释越糟糕。”莫羡在何遇耳边低声说道。

  何遇点了点头,跟莫羡一起走到了另一个阅览区。

  “好累。”何遇把书包丢在一个桌子上,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向椅子倒去。

  莫羡有些好笑的看着何遇,然后从包里拿出了水和食物。

  “那些商店的老板要气死了吧。”何遇开玩笑似的说到,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神色黯淡下来,“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莫羡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何遇。

  何遇回应的莫羡的视线。莫羡的黑色的眸子里印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和他的何遇的脸,还有他说不清的情愫。

  “会好起来的。”何遇听见莫羡这样说到。

  “你为什么总是能够用那么肯定的语气下判断啊!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你看看这样真的可以…”何遇情绪有些失控,他激动的站起身,手捏成拳撑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对莫羡大声喊到。

  莫羡惊讶的看着他。

  话刚说出口,何遇就懊恼的想:完了,说错话了,莫羡肯定是在安慰我可我却…

  他保持着说话的姿势,只是低下头悄悄用余光看着莫羡的举动。

  莫羡也站起身,隔着桌子向何遇靠去。他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撩起了盖住何遇额头的碎发,轻轻将唇贴在他的额头上。

  何遇呆愣着的看着莫羡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放大再放大,紧接着感受到一片柔软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他感觉自己的手要撑不住桌子了。

  何遇的视线从桌子上慢慢上移,他的目光扫过莫羡敞开的衣领下精致的锁骨,停留在他的脸上。

  何遇看见了莫羡轻微颤抖的睫毛,感受到他吞吐的气息,闻到他身上咖啡的香味。

  许久,何遇听到莫羡的声音:“相信我,会好的。”

  好听的就像夜莺的歌声,带给人意外的心安。

  何遇如一个断了发条的木偶般滑到椅子上,大脑短路的他听见自己发出“我相信你”的声音。

  其实他一直都相信的莫羡。

  何遇机械的打开一个鸡肉罐头,推到莫羡面前,结结巴巴的问:“来……来一个……,罐头吗?”

  莫羡露出了笑容:“好。”

——————华丽丽的分界线——————

  下集预告(伪)

  末日降临第十三天,莫羡何遇在街上发现了一具尸体,身上有着明显的打斗痕迹,尸体边沾着血迹的包空空如也——为争夺食物而斗殴至死的。

  空气中潜伏着危机,最可怕的事发生了……

  莫羡与何遇对视一眼,提高了警惕。

——————华丽丽的分界线——————

  下集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写下一集的。

  文笔相比之前的那些同人应该好一点了,总之有什么建议都请给出来吧!
  

  

【羡遇】两个人的故事

     是byc的首尾限定!
        我居然还会更新!
        ooc预警
        标题瞎取的……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在安静的图书馆里,莫羡听见何遇这样问他。

  何遇犹豫了很久,才问出了这句话。他看向莫羡,正好对上他从书中抬起的安静的眼眸。

  何遇在他的眼里读到了复杂的情绪。

  “啊,如果没有的话……”对面长久的沉默让气氛十分尴尬,何遇连忙这样说着,然后翻开了面前的课本。

  何遇的笔在草稿纸上不断的划着,最后划到了课本,并在《薛定谔的猫》专题课上打了圈。

  莫羡最近很奇怪,何遇这样想着,开始对着课本发呆。

  然后他想起来两个月前的学园祭。

  “今天就别去图书馆了吧。”何遇对着正在整理书包的莫羡说到,“一年一度的学园祭,不去也太可惜了。”

  那时莫羡盯着何遇看了好一会。

  何遇被他的视线盯的手足无措。

  何遇这个样子让莫羡有些忍俊不禁,然后他回答到:“好。”

  “太好了!”他听见何遇如此说着,用余光瞥到他正一脸兴奋的戳着手机。

  估计又在跟他师兄师姐报喜吧。莫羡这样想着,其实他今天本来就准备去学园祭。

  何遇记得那天买了四盒章鱼烧,结果高歌周沫双双失踪,莫羡说他不吃,于是他就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吃着,看着办有奖竞猜摊位的人请一手抱着一大堆奖品一手正在解题的莫羡快走。

  “小老弟你再猜下去我们的因为今天就要提前打烊了你快走吧我们供不起你这尊大佛了……”摆摊的学长苦着脸说着。

  何遇递过去一盒章鱼烧:“吃吗?”

  学长感受到了温暖,正准备伸手去拿,那盒章鱼烧却到了莫羡的手里。

  “我饿了。”莫羡说。

  何遇用歉意的眼神望向这位苦逼学长,耸了耸肩。

  “走吧。”学长闻着章鱼烧的香味越飘越远,蹲到角落画圈圈去了。

  何遇记得那天莫羡评价章鱼烧说:“味道不错。”

  那时他们正走在铺满阳光的路上,看着自己的影子忽短忽长。

  何遇看见莫羡脸上有着平时很少见的笑容。

  “要不要去许个愿?”何遇指着前方的许愿池问。

  “好。”莫羡一如既往的话很少。

  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的硬币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然后落入水中,溅起水花后沉入水底。

  何遇闭着眼双手合十许着自己的心愿,莫羡手插在兜里,静静的看着。

  莫羡安静的注视着何遇。

  高歌和周沫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周沫给莫羡做了一个不要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周沫悄悄绕到了何遇身后,然后在他肩膀上猛的一拍。

  “呀!”何遇大叫了一声,回过头就看见周沫笑嘻嘻的脸。

  “许了什么愿啊?”周沫问道。

  何遇回答着:“说出来就不灵了!”

  周沫和何遇笑着打闹着,高歌则是微笑的看着他们。

  无意间,何遇的视线与莫羡的视线相对。

  那双总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眸子里,现在却蓄满了温柔。

  等再看向莫羡时,他的视线却转向了别处。

  莫羡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何遇的,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玩游戏有着很好的意识,操作却很差劲的人;这个日常求他带飞的人;这个总是笑着人。

  等莫羡发现时,何遇已经离不开他的生活了,或者说,他希望何遇留在可以他的生活里。

  莫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怎么想。

  何遇觉得莫羡最近总是在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可自己对向他的目光时,他又匆忙将视线转开。

  高歌听了后,建议何遇直接去问清楚。

  那就问清楚好了。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何遇将课本拿起来,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然后站了起来。

  “莫羡,我问你……”

  话说到一半,却被图书馆的管理员打断:“小声点。”

  于是何遇拉住莫羡的手,把他带到了楼梯道。

  空无一人的楼梯道静静的,有微凉的风吹进来。

  “干什么?”莫羡皱了皱眉头。

  何遇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莫羡愣了愣,他没有想到何遇会这么问。

  何遇则在内心疯狂懊悔自己说错了话。

  “你这些天有点奇怪……”他慌忙想补充些什么。

  莫羡的脸上又浮现了出平时很少见的笑容,然后他的神情变得无比认真。

  “我爱你。”他轻声说。

  窗外大树上的小鸟叽叽喳喳叫着,让莫羡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真实。

  何遇有些恍惚。

  他看着莫羡,莫羡也看着他。

  “我……你……”何遇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

  莫羡刚刚说了什么?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的……他有些慌乱的想着。

  然后他看见莫羡又开口了。

  这回他听的清清楚楚,莫羡确确实实是在说那句话。

  是在说

  ——“我爱你。”

  

  

【all叶】生日快乐

*其实是友情向更多
*到底还是赶上了
*小学生文风,ooc
————————————————————
是美好的一天。
叶修睁开眼,却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苏沐秋和苏沐橙笑盈盈的看着他。
苏沐秋:这里是一篮火柴,请你穿过森林把它送到你外婆家去。
叶修:???
苏沐橙:你不是最喜欢外婆了吗?你最喜欢的红帽子就是她织给你的呢!
叶修:???
叶修不愧是叶修,是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叶修,他眉头一皱意思到有哪里不对,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梦。
那就顺其自然吧!
叶修提着篮子走了出去。
叶修提着篮子走向了森林。
这个森林里有可怕的怪物,怪物张牙舞爪扑向了叶修。
叶修用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武器将怪物打趴在地。
叶修“呵”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这位勇敢的少年请留步!”一个声音叫到,“我是这个森林里的精灵,你的勇气吸引了我,让我成为你的朋友吧!”
叶修听着这声音很耳熟。
仔细一看,张佳乐。
叶修转身就走。
走着走着,窜出来一只大灰狼。
大灰狼开口说:“前辈……”
叶修看着这狼贼像周泽楷。
叶修摸摸大灰狼的头:“我不采花。”
大灰狼弱弱的“哦”了一声便乖巧的站在原地。
叶修从大灰狼身边走过,继续向前走去。
叶修从森林里的小河里捞出了一条鱼。
鱼笑盈盈的开口了:“这位少年……”
叶修表示自己明白了这个梦的套路了。
叶修没有等鱼把话说完就将鱼塞回了河里。
这鱼肯定是喻文州!
叶修拔腿就跑,他认为自己在不走指不定会有一个金毛话唠跳出来向他宣战。
历尽千辛万苦,叶修终于到达了所谓的外婆家。
叶修推开门,一阵刺眼的白光亮起。
……
叶修睁开眼,眼前不是熟悉的天花板,而是方锐的脸。
方锐:你醒啦,本能寺复刻结束啦。
叶修:???
房间的门“嘎吱”一声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
“老叶你也太懒了吧现在都几点钟了……”自带文字泡的黄少天扑到叶修跟前。
王杰希把一个锥型的帽子扣在叶修头上。
韩文清笑容满面,韩文清身边的人瑟瑟发抖。
大家笑着对叶修说:“生日快乐!”
叶修大叫道:“先不谈礼物的事,你们都从我房间里出去啊啊啊!”
————————————————————
来自初三党的30分钟垂死挣扎。
祝最最好的叶修生日快乐!
写完才突然意识到全文没有放叶秋出来。
叶秋也要快快乐乐的哦~

【双何】午后时光

*心疼何(meng)良(lei)老师
*其实我觉得这个cp叫遇良或者良遇会更好听
*站弟弟攻
*话多我是第二个写这个cp的耶,开山鼻祖?
*抱住高歌小姐姐再吐槽一下周沫这个名字
*ooc可能严重预警(毕竟虫爹目前只写了四章)
————————————————————
午后的时光总是很美好的,也总是懒洋洋的。
微风轻轻撩起窗帘的一角, 也拨动窗边沙发上青年的发梢。
何良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
微博中有着各种针对他退役的言论。
惋惜的也好,嘲讽的也罢,他都没有理会。
倒是何遇,一边跟针对他的过激发言者“理(si)论(bi)”一边喋喋不休的说:“什么啊什么叫你不懂配合只想着自己秀,什么叫你不思进取啊明明你那么想得冠军……”
有吃瓜观众评论他:“你的何良滤镜有那~么厚。”
何遇忿忿不平:明明就是哥哥超出色好吗?!
何良在微博的搜索栏里打出“天择战队”,删掉 ,再打出“天择战队”,再删掉,这样往复了好几遍,直到何遇一脸不耐烦的将手机从他手里抽走。
“哥,你还那么在意那个战队做什么!”
何良看向何遇,何遇的眼神十分严肃,脸色十分难看。
“哥。”何遇捧起何良的脸,看着他无神的双眼:“战队没有得到冠军,不是你的问题,所以不要自责了,好吗?”
何良愣了愣。
何遇继续说:“而且,对于一个不知道珍惜你的战队,也没有必要留恋吧。”
“可是……”何良似乎想说什么。
何遇将一只手抵在他的嘴上:“没有可是,哥你现在需要知道的只有自己已经很棒了。”
何良最终没有说什么,他靠在沙发上,低着头,若有所思。
自己已经很棒了啊……
他的目光瞥向茶几上的《电竞之家》,封面上胜利队伍正捧着奖杯面露得意的笑容。
自己真的好想站在那个位置啊,真的好想……
“靠,这个人怎么这么过分!”何遇又不知在手机是看见了什么。
他正准备回些什么,突然感到肩头一层——何良歪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何遇轻轻笑了笑:哥哥啊你的确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手机上信息仍一条一条冒出来,有善意的有恶意的,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何遇将手机静音搁在一边,将自己的手覆在何良的手上。
哥,午安。
————————————————————
小彩蛋:
为孩子操碎心的何妈妈:“这俩孩子要睡也不知道床上去睡着凉了怎么办?”
说着为他们盖上了毛毯。

话说周沫是忠犬属性的男孩吧一定是的吧?!
何遇超级懂事耶小天使!
话说如果叶修比赛失败了是不是就只能回家当富二代了……
ps:之前一直以为自己的首粮结果发现有一个太太先写了,所以改了一下开始前的话。

【all叶】少年往事

*本篇为《杂烩型童话故事》的前篇,一个智障的甚至有些玛丽苏的故事。
*ooc严重?
*欢迎各位捉虫提建议!
————————————————————
那时很久之前的事了。
某国王子仅凭一人一枪,打爆了当代一大批战斗精英。
这一举动成功引起了某国精英骑士的注意。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厉害居然可以把那么多人打趴下!”骑士如此说着带着他的宝剑前去挑战。
毫无疑问也被打趴了。
那个时候,那一人一枪就在骑士脑海里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此后,骑士就缠上了王子。
“哎哎我跟你说,那个王子啊真的特别厉害,长的也好看……”骑士喋喋不休对自己的搭档术士祭司说。
祭司并没有将骑士的话放在心上。
直到那一天,被骑士抢先拉去见王子的祭司看见了王子潇洒的身姿。
他迷上了王子睥睨天下的模样,迷上了王子笑时勾起的嘴角。
祭司发誓,要尽自己所有去守护王子。
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只大眼龙龙。
大眼龙龙的弟子英龙龙第一次出发去捉公主,出师不利被王子按在地上摩擦。
大眼龙龙收到求救信号前去“赔礼道歉”。
王子很愉快的坑了大眼龙龙很多钱包。
大眼龙龙对英龙龙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自己迟早要在物理上和生理上把自己今天失去的从这个王子身上讨回来。
英龙龙和好友帆龙龙咬耳朵说自己觉得师傅只是想找一个师娘了而已。
“不过那个王子真的很好看。”英龙龙说。
周王子遇见这个666的王子时,是在一次外交会上。
不善言谈的他悄悄的溜了出来,然后就看见了他。
那时,他倚在树上悠闲地擦拭着一柄长枪,有月光照在他身上。
看着那个擦拭长枪的少年,周某王子某明感到口舌干燥。
少年抬起头,目光与周王子相撞,他笑了一下。
“你好。”他说。
看着这样的笑容,周王子觉得自己的心咯噔一下。
就像那句话: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

————————————————————
哈哈哈哈哈我又写了什么沙雕东西啊
正片明天(?)开始!

【all叶】杂烩型童话故事(下)

*日更!我做到了!
*但是……啊,ooc……
*欢迎捉虫!
————————————————————
江波涛望着黄少天,有些犹豫的说:“要不……你去砍棵树来做桥?”
黄少天十分生气:“这个梗已经要被玩烂啦!”

另一边,周泽楷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喻文州紧随其后,大眼龙龙不甘落后,二人一龙“气势汹汹”都是一副对叶修王子势在必得的样子。
要问大家为什么都那么喜欢叶修,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猎人哥哥在森林里打猎,一团黑雾缓缓凝聚出现在他身后:“你的时间不多了。”
猎人哥哥眯起一只眼瞄准远方:“我知道。”
那个黑影继续说:“为什么不杀他?你只要……”
猎人哥哥扣动扳机:“闭嘴。”
“是不是又打算拿会惊动猎物来当借口?”黑影讥讽的说:“你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子弹“准确”的将准备攻击野猪的张佳乐吓了一跳。
黑影倚着树:“怎么,我说的是事实啊,至于激动到手抖吗,苏沐秋?”
注意到张佳乐正走过来,黑影飞速的消失了。
“打偏”到树上的银色子弹在闪闪发光。
“这是什么?”
跟在张佳乐身后的韩文清发现子弹周围围绕着一圈不和谐的黑气。
                                                       ——未完待续
————————————————————
哈哈哈想不到吧这个故事是有主线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但是主线也很智障就是了。
敬请期待下章——非正经童话故事!

【all叶】杂烩型童话故事(中)

*日常半夜更新
*仍然神经病的故事
*依旧ooc预警
————————————————————

喻文州赶到巨龙囚禁王子的山洞啦。
喻文州扬起法杖向大眼龙龙攻击啦。
大眼龙龙将王子挡在身后开始反击啦。
叶修王子趁机溜走啦。
可大眼龙龙没有发现,祭司喻文州也没有发现。
大眼龙龙和喻文州打的难解难分啦。
叶修跑啊跑,跑进了一片森林里。
这个森林里有哥布森,可叶修王子一点也不怕。
他持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千机伞,打飞了所有的妖怪。
叶修王子走啊走,看到了一间糖果屋。
糖果屋里住着一对猎人兄妹。
哥哥是神枪手,妹妹是枪炮师。
叶修走了进去,猎人兄妹很高兴的招待了他。
这些同时,周泽楷也赶到山洞啦。
但周泽楷没有看到叶修王子。
周泽楷问道:“王子呢?”
大眼龙龙和喻文州停下来,环顾四周。
“王子殿下呢?”喻文州问。
“别一口一个殿下叫的这么亲。”王杰希皱眉。
黄少天和江波涛仍然在河边发愁。
韩文清和张佳乐在森林里迷了路。
                                                 ——未完待续
————————————————————
啊啊欢迎各位的指点捉虫!

【all叶】杂烩型童话故事(上)

*是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每日更新的睡前故事
*ooc仍一如既往的严重
——————————————————
叶修王子被大眼龙龙抓走啦。
骑士黄少天十分着急,启程去救叶修啦。
祭司喻文州也跟着启程啦。
邻国的王子周泽楷也十分着急,启程去救叶修啦。
不知为何周泽楷的谋士江波涛也跟着啦。
他们走啊走,遇见了一条大河。
喻文州轻轻念了一个咒语,就飞过去啦。
他面露微笑:“那么,救下王子这个荣誉,我收下了。”
黄少天急得哇哇叫啦。
周泽楷皱着眉,思考着过河的办法。
一个小小的声音突然响起:“王子大人,请让我帮你吧。”
原来是花里的小精灵。
周泽楷拉起小精灵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个吻:“谢谢。”
江波涛目瞪口呆。
黄少天心说妈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聊告诉叶修哦。
河边只剩下两个人啦。
黄少天和江波涛面面相觑。
江波涛道:“我觉得就凭我的名字里有九点水,我就应该过河。”
黄少天表示这根本是两码事。
这些同时,韩文清和张佳乐从另一边出发,也去救王子啦。
可王子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还与大眼龙龙聊的很欢。
                                                      ——未完待续
——————————————————
神经病啊我!
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神奇玩意。
欢迎指点与捉虫!
明日继续更新!

因为喜欢你

*放心是糖
*每天睡前更新的小甜饼系列
*欢迎(希望)各位指点我的不足wuuu
*ooc严重?
——————————————
“你是谁?”
黄少天向叶修如此问道。
叶修愣了愣。
果然,还是忘了他吗……
叶修叹了口气。
虽然自己笑着说过黄少天忘记自己是好事,不会再有人缠着自己pk了,但发现他真的忘记自己了还是会失落呢……
“我是叶修。”他简短的回答到。
“还真是忘的一干二净啊。”叶修小声嘀咕着。
但这位“失忆”的金发少年耳朵意外的好使。
黄少天一把抓住叶修叶修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在他耳边说:“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吓到了吧你也不想想我怎么会忘记你呢?”
我当然不会忘记你。
因为我啊,最喜欢你了。
————————————————
喜闻乐见的更新了……
以及开头和结尾来自bcy。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捉虫。

无聊的给大家做了一个测试,好有趣啊!
大概晚上会更新吧(你还知道更新啊)……